第778章

林昆觉得胳膊有点酸,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,歪过头一看,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有爱了——‘儿子’小楚澄趴在他的胸膛上,小家伙睡的很酣甜,嘴角隐隐的流出一抹哈喇子,‘老婆’林昆枕在他的胳膊上,乌黑的秀发散落,露出那美若天仙的脸颊,他的手很应景的搂着林昆的半边香肩,把这母子俩一并揽在自己的怀里——有爱吧!
“雨一直下……”最终林昆选了一首张宇的雨一直下,这是他会唱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流行歌,林昆说话的嗓音很正常,但唱歌的时候自然的就带了一阵沙哑,听上去跟张宇沙哑的嗓音十分的相似,同时又有他自己独特的唱法,那沙哑爱意悲凉的歌声,马上就直入了韩心的心里。
有的不起眼,有的则光芒璀璨,放眼看去,这里的法器足有数千之多,以此也能看出法兵系的底蕴,毕竟能被摆放在这里被学子租借的,无一不是精品。
林昆咧嘴笑笑……几乎林昆前脚刚走进写字楼,后脚黑色的吉普车和面包车就追了过来,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看,嘴角轻描淡写的一笑,把手伸出窗外冲后头竖了一下中指,旋即脚下的油门一踩,老捷达咆哮一声又冲了出去。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林昆皱着眉头冲陆婷问道。“我刚好住在这里,早上没什么事,就出来散散步,正好看见林先生……”“停!”林昆打断陆婷,怀疑的道:“你说你住在这里?”陆婷笑着指了指旁边的六号别墅,道:“喏,就是那栋别墅,我们好像还是邻居。”
打开车门,小海东青扑棱棱的飞了出来,直接蹿上了林昆的肩头,扬起它那尖勾似的利嘴,就在林昆的肩膀上啄了一下,动作看似很迅猛,其实这小家伙是拿捏了尺寸的,旨在向林昆表达它被遗忘在车里的不满。
何翠花也受了伤,一条胳膊打着石膏被掉了起来,脸上好几处乌青,左边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来,她守在丈夫的病床旁,握着丈夫的手说:“大壮,要不……要不咱们给昆子打电话吧?”
“这个你放心,澄澄的班主任冯老师人很好,我已经和学校那边打过招呼了,她会帮忙照顾的,你只要保证澄澄安全就行了。”林昆道。

这声响的回荡,竟引起了他体内噬种的活跃,顿时一股惊人的吸力就蓦然爆发,直接就将这岩浆室内的所有高温,刹那吞噬而来,一股前所未有的炙热,更是在他体内爆发开来。
“我难道能告诉所有的同学,这所谓的考核,实际上就是假的么!我能么!!”最后一句,几乎是大吼出来。
林昆似乎有心要逗这大老王玩,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,道:“老总,真值这么多钱!?”
林昆放下了小楚澄,小家伙在前面带路,依旧是轻车熟路,把林昆带到了商场的六楼,整个六楼都是吃饭的地儿,现在正值下班的饭点,整个六楼里闹哄哄的都是人,许多生意火爆的餐厅门口都排起了长队。
疯彪凶戾的眼神慢慢的松散了下来,语气的淡薄的道:“兄弟你走吧,咱们来日方长。”
“你们记得,要把心思放在修炼上,日后做人,不能贪婪,不能无义,更别总想着找什么女伴,须知色字头上一把刀,这些天,你们卿卿我我的实在太不像话!”
望海楼已经闭门谢客,州官就来了十几个,以杨刺史为首,别驾李景爻、长史郑续、司马侬巴音三名上佐都在,判司六参军中,也仅仅有司法参军王吉没有到。
围观的人见到这一幕,都以为砸车的这位爷惧怕对方人多势众,想要谈条件,那怒目嚣张满脸萧杀的几个小青年也以为这王八蛋害怕了,他们几个正得意呢,打算慢慢的教训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小子,却听林大兵王笑呵呵的冲他们说道:“年轻人别冲动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你们确定要挨揍么?”
陆宁也懒得理他,看到桌上摆着一个三彩瓷枕,问道:“二姐,你典当这东西吗?”随之陆宁咦了一声,“咦,这东西不错啊!”看这瓷枕应该有些年头了,但一点釉子也没有掉,看得出是出自名家名窑。
赵猛的心里一时间又气又火,同时又有些无可奈何,至少明面上他真不敢把耿军狄怎么样了。
林昆笑着道:“山上捡的!”耿军狄羡慕的道:“山上能捡来这东西?”周围的人也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。
便是刘汉常也受到感染,心情有些激荡,而偷偷瞥到陆宁面不改色荣辱不惊的神情,心下暗暗佩服。